<form id="rrndb"><span id="rrndb"><th id="rrndb"></th></span></form>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首頁 > 國家治理 > 前沿理論 > 正文

          科學評價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理論邏輯

          ——基于評價目的、主體、指標、原則的探討

          摘 要:基層治理是國家治理的基石,新時代背景下,提升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是推進國家治理現代化的一項重要課題。在此過程中,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評價亦顯得十分重要。當前針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評價還存在單一評價主體與多頭評價之間的矛盾、評價指標體系一元化與多元化之間的矛盾、評價過程重形式與評價結果重問責之間的矛盾?;诖?,應從為什么評價、誰來評價、評價什么和如何評價幾個方面入手,思考探討以科學評價促進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基本路徑。

          關鍵詞:基層領導干部 治理能力 評價 指標體系

          中圖分類號D262.3 文獻標識碼A

          基層治理是國家治理的基石,基層領導干部是國家各項方針政策的執行者,基層領導干部的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直接關乎基層的治理成效,進而關乎國家治理現代化的總體目標能否順利實現。因此,新時代背景下,提升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是推進國家治理現代化的一項重要課題。在此過程中,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評價亦顯得十分重要。針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評價存在的問題,推進評價工作的科學化,離不開對為什么評價、誰來評價、評價什么和如何評價幾個基本問題的科學回答,對以上幾個問題的準確把握是推進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評價工作科學化的基本前提。

          為何評價:由矛盾問題反思評價目的

          單一評價主體與多頭評價之間的矛盾

          當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評價主體存在單一化趨向,主要集中在上級黨委,缺乏廣大人民群眾的評價。這導致基層領導干部治理工作“只唯上不唯下”,部分基層領導干部對群眾反映的問題不聞不問,降低了人民群眾對領導干部的認同感,影響了基層治理工作的開展。同時,基層的工作特點和工作性質決定了領導干部的治理工作更多面向廣大人民群眾,人民群眾滿不滿意是治理工作開展好壞的試金石,缺乏人民群眾的評價不利于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提升。

          當前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評價還存在多頭評價的現象,在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要求之下,不同層級、不同職能部門都會展開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評價,這會導致“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的現象出現,基層領導干部為了應付各種評價疲于奔命。同時,體系內部的多頭評價之間缺乏協同,會導致重復評價的現象出現,造成了評價成本的增加和評價效率的低下。

          評價指標體系一元化與多元化之間的矛盾

          當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評價指標體系存在一元化傾向。長期以來,GDP是衡量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重要因素,很多基層領導干部將追求地方GDP增長看作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甚至看作工作中的唯一任務。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對國家治理現代化提出了新的要求,指出基層治理亟須在治理理念和治理方式上進行創新,以高效能治理支撐高質量發展。但在實際工作中,這種單純追求GDP的現象仍然存在。這種一元化的評價指標體系不僅會導致基層領導干部治理理念出現偏差,還會影響地方環境,甚至會導致地方干群關系的惡化,使政府公信力下降。

          當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評價指標體系還存在多元化趨向。與單純追求GDP的一元化趨向不同,多元化趨向體現在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需求的多方面、多角度導致的評價指標的多重性和多元性。在實際評價過程中,存在評價指標體系過細過濫的問題,導致無法有效地評價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實際情況,不能真正發揮好評價的“指揮棒”作用。評價指標體系的確立對評價過程的展開與評價結果的應用至關重要,要兼具科學性和實用性。當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評價指標體系的一元化與多元化矛盾勢必會影響評價過程與評價結果,難以反映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客觀情況。

          評價過程重形式與評價結果重問責之間的矛盾

          當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評價過程存在重臺賬輕實績的形式化問題。上級部門的評價過程時常表現為簡單的翻臺賬、查記錄,特別關注文件的形式,例如是否有代簽,是否有錯別字等,不僅增加了基層領導干部的工作量,還容易導致評價走向形式主義,降低評價的公信度。除此之外,評價過程過于集中,主要是定期的集中評價,如年度、屆中等時間節點,這種評價方式時間緊、任務重,會導致評價不夠全面、評價不夠準確等諸多問題。

          運用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評價結果中過分重視問責。部分地方不斷將責任下壓,將上級部門分配的任務甩到基層,甚至會與基層領導干部簽訂“責任狀”,一旦出現問題,基層領導干部就成了問責的主要對象。在此壓力之下,部分基層領導干部長期處于心理緊繃狀態,勢必影響基層的治理效能。評價的初衷在于促進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現代化,而不是一味強調問責,這也是當前對評價結果運用普遍存在的問題。

          誰來評價:各級黨委和紀檢監察機關應發揮主導作用

          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評價的主體界定非常關鍵,這里的評價主體,指的是有權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做出考量的主體。要回答好這一問題,首先要明確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價值旨歸?;鶎宇I導干部既是“黨的事業的骨干”,也是“人民的公仆”;既要接受上級領導,也要自覺接受群眾監督。而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提升,表面上看在于推進治理能力現代化,而根本目標實質上在于更好的為人民服務,這是由中國共產黨的性質和宗旨決定的。因此,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進行評價的主體勢必是多元的。從當代中國政治體系運行的角度看,可劃分為主導性主體和參與性主體兩大層面。

          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評價的主導性主體指的是各級黨委和紀檢監察機關。各級黨委作為領導核心,負有對領導干部教育管理的重要職責;各級紀檢監察機關作為黨內監督和國家監察主體,也有責任協助好黨委貫徹落實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做好對干部開展治理工作過程中的監督?;鶎宇I導干部治理能力評價的參與性主體指的是廣大人民群眾。憲法賦予人民群眾檢舉、控告等政治權利,這就為其參與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評價提供了法理依據。除此之外,基層的工作特點和工作性質決定了領導干部的治理工作更多面向廣大人民群眾,人民群眾滿不滿意是治理工作開展好壞的試金石,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干部好不好,群眾有公論”,人民群眾的評價能夠推進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評價工作的科學性提升。

          評價什么: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評價的指標界定

          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評價的內容界定,也即指標界定。評價指標是基于特定的標準,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做出的具體判斷及其統計指標。推進新時代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評價機制的科學建構,進而發揮其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提升的激勵和約束作用,必須結合新時代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全新界定,對評價指標體系做出科學設計。習近平同志在2009年3月1日中央黨校春季學期開學典禮上的講話中指出,各級領導干部要努力提高六個方面的能力,包括統籌兼顧的能力、開拓創新的能力、知人善任的能力、應對風險的能力、維護穩定的能力、同媒體打交道的能力。在2020年秋季學期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中青年干部培訓班開班式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干部特別是年輕干部要提高政治能力、調查研究能力、科學決策能力、改革攻堅能力、應急處突能力、群眾工作能力、抓落實能力”,這“七種能力”對著眼于新時代新任務的基層領導干部提出明確要求。從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中可以看到,領導干部治理能力是一個綜合能力體系,蘊含了認知、情感、行為等多重要素。

          通過對當前政策文件及文獻的梳理和對比,借鑒管理學理論,能夠劃分出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維度與指標,繼而建構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評價指標體系的整體性框架(見表1)。

          1653965515(1)

          在表1中,一級指標(A)為目標性評價維度,即基于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現代化要求,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做出整體性評價,以達到確?;鶎宇I導干部治理能力不斷提升的目標。二級指標(B)為要素性指標維度,側重于評價的策略展開,基于對中央政策文件及文獻的梳理,可將其劃分為“政治型能力”“基礎型能力”和“應用型能力”三大維度。三級指標(C)為具體性評價指標,即要素指標體現出來的具體目標和成效。對此,相關評價過程要進一步立足于目標導向能力、政治判斷力、政治領悟力、政治執行力、勤政敬業能力、廉潔自律能力、溝通協調能力、心理調適能力、口頭表達能力、書面表達能力、問題解決能力、新媒體應用能力、知識技能學習能力、依法行政能力、制度執行能力、科學決策能力、資源整合能力、公共服務能力、改革攻堅能力、沖突處理能力、群眾組織能力、網絡治理能力,共22項具體指標,并由此確立更為精細化的權重分布,進而通過具體化評價找到當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短板,確保其得到整體性提升。

          如何評價:考察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應堅持的基本原則

          評價的指標需要體現時代性和具體性

          國家發展是一個長久的話題,不同的歷史階段有不同的歷史使命。隨著時代的發展以及內外部環境的不斷變化,治理所面臨的新問題和新矛盾也將不斷涌現,治理內容的不斷變化要求治理主體的治理能力同步改進和提升,否則將會影響治理的效能。因而,治理能力是動態發展的,對治理能力的評價也是動態發展的過程。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在領導干部評價中已實現了從單一指標向多元指標的理念轉變,不再一味追求GDP,而是強調民生改善、社會進步、生態效益、法治建設成效、改革創新等指標的重要性。但在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評價的過程中,要對指標體系進行“瘦身”,對能夠合并的評價項目盡量合并,不能合并的盡量簡化,以免增加基層領導干部負擔。上文初步搭建了新時代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評價的三級指標體系,但必須明確任何指標體系都是動態的。要實現有效評價,就必須結合具體實際不斷進行發展和完善,使評價指標同各地區各部門的發展實際緊密銜接。這要求各地各部門在對領導干部進行治理能力評價的過程中,在上述指標體系理論架構的基礎上,結合自身實際做出細化,根據本地本部門的要求嵌入區域性和部門化要求,由此推進干部治理能力評價指標體系的具體化,并與實踐發展同步,推進領導干部治理能力提升。

          評價的過程需要體現系統性和程序性

          為防止“多頭”評價導致的“碎片化”現象,評價的過程必須體現系統性原則。各地方要加緊構建地方黨委統一領導、組織部門牽頭、相關部門積極配合的系統化評價機制,由專門的評價部門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進行統一的評價,避免評價中的交叉重復,提升評價效率,降低評價成本。除此之外,還要通過整合地方領導班子、紀檢機構、督查機構和職能部門的力量,加大對地方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動態跟蹤和反饋。評價的過程要體現程序性,要堅持評價過程常態性與階段性的統一,不能僅僅使用“結果式”的總結性考評,更應當從“過程式”的角度作出動態考量。在基層領導干部治理工作的日常開展中,相關評價主體要關注基層領導干部的工作作風、思想動態和治理效能等情況,不斷收集基層干部治理能力的評價信息(如工作實績、群眾口碑等),對干部做出持續性動態性的評價,以發現當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可能存在的問題及其原因。在階段性任務落實后,要運用總結性評價,結合前期的評價信息,做出整體性和具體性的評價意見,以實現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全過程、多方位和多角度的綜合性研判。只有將評價貫穿到基層領導干部治理的全過程,評價才能發揮出應有的引導作用。

          評價的方法需要體現科學性和有效性

          在評價時,需要應用一定的技術方法,如因子分析、描述性分析、單因素方差分析等。因子分析分為探索性因子分析和驗證性因子分析,探索性因子分析是將多元觀測變量進行降維處理,從而找出各個因子背后本質結構的方法;驗證性因子分析是測試上一級因子與下一級題項之間關系是否成立的方法。使用因子分析法能夠對調查問卷數據中各個題項進行分析,從而將各個題項歸屬于更大的因素單位,檢驗問卷的信度效度。描述性分析就是對一組數據的特征進行分析,以便于描述其所代表的總體的分布狀況。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進行描述性分析能夠描繪當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現狀,形成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初步了解,同時以這些描述性分析結果為基礎,用來驗證模糊綜合評價的結論,從而更加深入的分析當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存在的問題。單因素方差分析,是用于比較多個樣本平均數的方法,主要針對人口統計學變量進行分析,能夠發現不同性別、不同年齡、不同教育程度、不同部門的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差異程度,為后續的政策研究提供參考。

          評價是一種有價值導向和目的指向的功能性活動,無論什么評價,都帶有一定的價值取向,都是為了實現一定的評價目的。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評價的目的在于推進其治理能力的現代化,進而不斷促進基層治理效能的提升,推進經濟社會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提供支撐?;谶@種目的,在開展評價活動之前,對評價指標的選取要有一定的側重點。指標選取要兼具時代性、針對性和具體性,要能夠體現新時代和基層領導干部治理工作的特點,要能夠反映新時代背景下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現實情況。在開展評價活動過程中,不能只是簡單的翻臺賬、查記錄,而要真真切切的依據評價指標對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和治理效能進行評價,發現其中的短板和主要問題。在評價活動結束后的評價結果運用上,不能一味的對基層領導干部問責,而要構建評價結果反饋機制,將評價結果反饋給基層領導干部。評價結果的運用是評價的最終體現和歸宿,要清楚評價的目的在于促進基層領導干部治理能力的現代化。

          【本文作者為西安交通大學廉政中心副主任、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本文系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點項目“基于計劃行為理論的官員‘不作為’治理研究”(項目編號:17AZZ014)階段性成果;西安交通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研究生楊丹陽對本文亦有貢獻】

          參考文獻

          [1]《習近平談治國理政》,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年。

          責編:程靜靜/美編:王嘉騏

          Theory Underlying Scientific Evaluation of Governance Capacity of

          Primary-Level Leading Officials:

          An Exploration Based on the Purpose, Subjects, Indicators and

          Principles of Evaluation

          Li Jingping

          Abstract: Primary-level governance is the cornerstone of national governance. To promote the modernization of national governance in the new era, it is important to improve the governance capacity of primary-level leading officials. In this process, the evaluation of such capacity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However, it is currently faced with some contradictions, such as those between single and multiple evaluation subjects, between unified and diversified evaluation indicator systems, and between form-oriented evaluation processes and accountability-oriented evaluation results. As such, we should explore the basic pathway of promoting the modernization of the governance capacity of primary-level leading officials through scientific evaluation by focusing on why, who, what, and how to evaluate.

          Keywords: primary-level leading officials; governance capacity; evaluation; indicator system

          聲明:本文為《國家治理》周刊原創內容,任何單位或個人轉載請回復國家治理周刊微信號獲得授權,轉載時務必標明來源及作者,否則追究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羅婷]
          桃色国产精品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