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rrndb"><span id="rrndb"><th id="rrndb"></th></span></form>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首頁 > 思想理論 > 深度原創 > 正文

          網絡流行語背后的青年社會心態

          【摘要】青少年在網絡空間以多重身份建構了無數社群,創造了許多與主流文化不同的數字生活。網絡流行語是青少年數字生活的映射,也是代際交流的語言屏障和文化“圍墻”。青少年網絡流行語的話語風格體現在五個方面:埋“梗”的冷幽默、天書般的縮略語、庸俗的喪文化、直白的土味情話、精致的糊弄學。作為一種日常語言文化現象,網絡流行語自身會在社會交往中迭代,大多數流行語會脫落、轉世,少部分會進入主流文化的話語系統,成為人類生活交往的常用詞匯。

          【關鍵詞】青少年 網絡流行語 代際交往鴻溝

          【中圖分類號】H136    【文獻標識碼】A

          網絡流行語是青少年數字生活的日常交流語言,也是青少年網絡亞文化中的典型景觀。網絡空間是技術主導的生活空間,青少年因接受能力強而獲得較多賦權,他們更容易在網絡空間內趣味相投,形成具有強大話語生產能力的網絡社群。網絡空間內青少年的語言天賦被激活,他們以無限的熱情生產出海量的網絡流行語。青少年網絡流行語沒有字正腔圓的播報,有的是鮮活的創造、詩意的情趣和大膽的宣泄,這些語言有清新、活潑、靈動、有趣的正向旨趣,也有叛逆、譏諷、低俗、灰暗的負面特征,都是當代青少年生活狀況的反映,語言背后潛藏著具有時代特征的價值觀??梢哉f網絡流行語是青少年亞文化的典型景觀,幫助青少年彰顯個性特質、釋放生活壓力、建構身份符號。

          青少年網絡流行語的多元話語風格

          青少年思維活躍、從容自信、特立獨行,他們是社交媒體最忠實的使用者,也是網絡游戲、網絡學習、網絡購物的最大用戶群?;ヂ摼W是個性化、平民化、生活化的空間,青少年可以按照自己的個性靈活地使用語言,從而使網絡流行語呈現出求新、求變、求簡、求快的特征。根據網絡流行語的符號、語境、修辭等特征,青少年網絡流行語的話語風格體現在五個方面:

          一是埋“梗”的冷幽默。“梗”是故事、笑點、冷幽默。有的流行語起源于某位(類)青少年的人生故事,網友們從其故事中找出幽默的語句,然后將其凝練成網絡流行語。當該網絡流行語傳播開后,流行語的“所指”會發生遷移;如果讀者或聽眾不清楚其中的“梗”,那么就體會不到流行語中的智慧和情趣。比如,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很多調皮的孩子“宅”在家中上網課,他們智商超群、屢出奇招,為了逃避管束與父母斗智斗勇。神獸原本是中國神話中的動物,但在父母眼中,宅家的孩子們恰似“神獸”。如果不了解“疫情”“網課”的背景,網民同樣讀不懂“神獸”流行語背后的深刻內涵。還有“秋天的第一杯奶茶”“打工人”“尾款人”等流行語,其中都隱藏著流行之初的各種各樣的“梗”。

          二是天書般的縮略語。網絡交流是一種“類人際交流”,網友之間雖然使用的是文字符號、表情符號,但能夠創造“面對面交流”的情境體驗。日常線下交流是互動的、有效的、私密的口語交流,網絡社群中的交流是文字的、符號化的、半公開化的交流,網絡社交需要提高文字輸入速度、需要規避公共管理規則,因此縮略語成為青少年網絡交流的重要工具。如永遠滴神(yyds)、盛世美顏(ssmy)、真情實感(zqsg)、有一說一(uysy)、對不起(dbq)、C位等??s略語輸入迅速,但對社群之外的人來說,它們是天書般的神秘符號。在一些時事新聞、熱點輿情的討論中,只要升溫的詞匯成為敏感詞,這個敏感詞就可能“被縮略語”。敏感詞的縮略語并非只是逃避刪帖,它還創造了青年亞文化的協商風格,使網絡流行語以妥協的方式在數字空間內傳播。

          三是庸俗的喪文化。青少年的成長過程中,每個人都要面對生活、學習、交往中的逆境和不順,此時他們會產生不同程度的沮喪、悲觀,甚至頹廢、絕望的情緒,“喪文化”就是青少年社會心態在網絡空間的折射。有的“喪文化”流行語體現出青少年的邊緣心態,如“屌絲”“廢柴”“生活太難,是我不配”“生而為人,我很抱歉”;有的體現出青少年對生存現狀的焦慮,如“咸魚總有翻身的一天,但翻身后還是咸魚”等;有的體現出對未來生活的迷茫,如“葛優躺”“佛系”“躺平”等。“喪文化”體現了青少年自嘲的精神。

          四是直白的土味情話。土味情話“是一種以簡短直接、幽默新奇的手法向心儀對象傳達情感訴求的語言表達方式,是語言使用者策略性地對語言常規表達的創新和突破”。傳統的“土味”是落后的、過時的、廉價的、不合潮流的鄉土氣息,青少年心中的“數字土味”則是“合潮流的逆轉”,是大膽的、直白的、難為情的直抒胸臆。如“何以解憂,唯有抱抱……抱你”“你是哪里人?——杭州人。——不,你是我的心上人。”“你最近是不是又胖了?——沒有啊,為什么這么說!——那為什么在我心里的分量越來越重了。”

          五是精致的糊弄學?;ヂ摼W推動社會關系的網絡化,網絡成為整個社會聯系的紐帶,越來越多的人感嘆:“見面時無話可說,網絡上無話不說。”數字交往放大了青少年的社交圈,他們依據不同的“興趣”組成多元的、多重的社群。網絡社群是興趣的社群、話語的社群,話語是網絡社群的“社會資本”,成員的發言和表態就是為社群貢獻資本。社會資本雄厚的社群最活躍也最有價值,因此,網絡社群總是鼓勵網民積極發言、敢于表態。然而,現實生活中因為種種原因,人們的發言和表態總是有所顧忌,因此敷衍、搪塞、圓場就成了糊弄的手段。起源于豆瓣小組的“糊弄學”,是青少年抗拒社交恐懼的良藥,它以規范的、經濟的“糊弄語”,回避表態、推掉邀約、拒絕苛求。豆瓣小組“糊弄學”總結出一個萬能的“糊弄”句式,它的基本結構是“感嘆詞+評價事情+感受感嘆詞”,其中感嘆詞有:暈,我天,啊這,不會吧,我的媽,哎,真是等。糊弄學是青少年數字生活智慧的產物,是“弄弄子們”在人情社會進行的自我保護,糊弄學既照顧了交往對象的尊嚴和體面,也給自己留下了放松和回旋的空間。

          語言鎧甲與日常交往中的代際鴻溝

          在傳統文化和成人文化的記憶中,青少年是被教育、被規訓、被引導的對象。人們最經典的童年印象是:坐在星空下、谷堆旁,聽長輩們講過去的故事。數字技術顛覆了人類文化啟蒙的環境,青少年成為數字空間的“原住民”,他們自己創造了童年的數字記憶,甚至在屏幕前教長輩們上網。“趣味相投”的青少年組成網絡社群,網絡流行語成為他們的社會“紋身”,成為他們社會交往的堅硬“鎧甲”。當主流社會、成人世界不了解這些流行語時,代際交往之間就會出現巨大的交往鴻溝,這種鴻溝不僅體現在語言上,而且體現在心理上、精神上。

          語言鴻溝是淺表性鴻溝。網絡語言帶有很多“梗”,如果無法理解這些“梗”,成年人很難真正與青少年交流。筆者2020年曾組織過一次新聞傳播讀書會,其中一個板塊叫“媒園聊齋”,要求學生談一談最新的新聞傳播現象。有學生發來“凡爾賽文學”的選題,聽著學生評述網絡中流行的“低調的炫耀”時,筆者發現自己與學生之間巨大的語言障礙和交往鴻溝。當二次元、凡爾賽、UP主等流行詞匯進入日常交流時,疏于上網和學習的成年人會在年輕人面前顯得茫然。

          心理鴻溝是中層鴻溝。日常語言是社會心理的外部表達,語言鴻溝的下一層次就是心理鴻溝。成人世界掌握了主要的社會資源,主導著社會發展方向,習慣于用“過來人”的口吻,對青少年實施話語霸權。當代社會是一個加速發展的社會,生活世界既五彩繽紛又錯綜復雜;青少年處于事業發展的起始階段,他們需要扮演越來越多的社會角色,需要承擔快節奏所帶來的社會風險。青少年缺乏應對壓力和風險的經驗和資本,當他們無法紓解升學、就業、情感等社會壓力時,心理上就會產生疲憊、無助、厭倦、委屈、迷茫等感覺。“在我們的意識之外,思維在幕后工作,但其結果卻時不時顯示在屏幕上。”心理壓力最直接的反映是語言,網絡流行語正是青少年心理壓力在語言屏幕上的不時顯現。屌絲、廢柴、佛系、躺平等流行語出現在不同年份的不同語境,但它們反映出的青少年社會心理是相似的。成人世界需要理解青少年的邊緣困境、社會焦慮和成功渴望,看到吐槽、惡搞、反諷、自嘲等背后不甘平庸的心,這樣才能真正走進青少年的心理世界。

          精神鴻溝是深層鴻溝。人是社會情境的產物,不同時代的社會情境,塑造了不同時代的精神氣質。“90后”“00后”的青少年成長在開放的數字環境中,他們深諳網絡游戲、社交聊天、網絡購物、網絡學習等網絡服務,是當代數字生活最主要的體驗者、創造者。青少年受多元價值觀的沖擊,思想境界變得更加獨立、開放、新潮,他們渴望自由、向往烏托邦,對嚴肅、僵化、保守、說教有著天然的抵觸;他們對“內卷”的調侃、對“996”的討伐,體現的是青年亞文化的抵抗情緒。日常交流語言能夠“用軟弱的人性掩蓋嚴酷和殘忍”的現實關系。“努力未必會成功,但不努力一定會很輕松”“一個人快活,二個人生活,三個人就是你死我活”“表面都是心連心,背后都是玩腦筋”,這些看似詼諧幽默的網絡流行語,背后隱藏著青少年對現實的尖銳批判。當代青少年亞文化的合理成分,最終將成為下一代主流文化的有機元素。

          青少年網絡社交具有更強的圈層性、獨特性,他們“一言不合”就可能將成年人“拉黑”。只有走近他們,才能融入他們。成年人正在努力地破譯數字交往密碼,期望通過話語共振引導青少年亞文化。父母接受“文化反哺”,化解家庭沖突;老師借助網絡資源,活躍教學氛圍;政府部門使用網絡語言,贏得民意支持。主流文化和亞文化是文化系統的兩個部分,當社交堅殼被軟化、文化擋板被拆除,代際之間的交往鴻溝自然會被跨越。

          青少年網絡流行語的脫落、轉世與凈化

          流行語是特定社會生活的及時反映,是最鮮活有效的日常交際工具,也是特定群體的人生經歷和成長記憶。上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給中國社會帶來無限活力,流行語也一茬接一茬地出現,如“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不管白貓黑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質量是企業的生命”等。青少年總是站在時代的潮頭,他們思想解放最容易接受新事物,流行語是他們認識世界、體驗生活的重要方式。霹靂舞、喇叭褲、卡拉OK、侃大山、原裝爺(童身男子)、小蜜等,都曾是時尚青年語言特征的標志;瀟灑走一回、我想有個家、愛你沒商量、過把癮就死等更是那個時代青少年社會心態的縮影。

          網絡環境下成長的青少年,比前輩們更樂觀向上、特立獨行,他們愿意以更輕松、更時尚、更幽默的方式看待世界。日常交流語言本身就直觀形象,網絡的超文本、群集化的閱讀體驗,更加激發了青少年的語言創造天賦。青少年網絡流行語大多詼諧幽默,這些幽默富含深意且帶有人情味。像“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藍瘦香菇”之類流行語,不是青少年刻意地打啞謎、制造語言障礙,而是在特殊的網絡環境、時代語境下的一種即興創造。日常生活交流包括很多炫耀、粗俗的話語,但“粗俗不是源于姿態和用詞的大眾特征,而是源于中產階級侵吞的和得到的那種日常生活:一種涉及錢、衣服、行為和欲望的‘現實主義’”。粗俗不僅是一種社會學現象,也是一種道德和審美標準。今天流行的“凡爾賽文學”,它是社會發展的必然產物,當然它也需要主流文化去感染和引導。

          日常交流語言是群眾的生活語言,它與規范的書面語有著本質的區別。人類歷來的俚語、俗語、流行語,均有不同程度的陳詞濫調、低俗媚俗,但它們卻體現出下里巴人的生活智慧,幫助飲食男女有效地完成了日常交流任務。青少年網絡流行語不是一種新的語言,它沒有改變語言使用的基本規則,只是對詞匯的位置、概念的所指進行了創造性使用。“盡管巨大的技術進步環繞著日常生活,滲透到了日常生活里,盡管各種壓力不計其數,但是,實際情形的變化卻是非常緩慢的。”網絡流行語是青少年在數字交往情境下的創造,它是數字化時代青少年日常交流、交往的語言,具有娛樂化、碎片化、情緒化的特征,但卻幫助青少年生動有趣地實現了社會交往的任務。網絡流行語背后潛藏的生活寓意,是每一代青少年都會碰到的“成長煩惱”,只不過在不同的語境下被每一代青少年換了不同的語言“馬甲”。今天,大量網絡流行語被青少年創造出來,但它們很多在時光隧道中自行脫落,部分流行語被重新包裝,少數流行語也會進入主流文化系統,成為日常生活和工作的規范用語。如“給力”“吐槽”“逆行者”“直播帶貨”等,已經“破圈”成為普遍接受的公共語言,它們完成了從亞文化向主流文化轉型的過程,豐富和推動了社會語言的發展和進化。

          批評者認為網絡流行語“夸飾浮泛的語言表達,標新立異的組詞造句,雖帶有自嘲和反諷之意,但并未輸出正確的、嚴肅的價值觀念”。網絡流行語更多是一種日常社交語言,它接近于現實中的人際交流語言,因此無法用規范語言和正統價值去簡單衡量。當然,青少年網絡流行語會有低俗和越軌之處,有的流行語會挑起官方輿論和民間輿論的對立,破壞青少年群體的文化認同和社會共識。關于青少年網絡流行語的引導,建議應該堅持這樣的原則:大部分用理性語言引導,一部分用道德手段約束,少量用法律手段制止。首先,創造開放的公共空間,提供理性討論的話語樣板。社會要打破信息繭房,降低話語風險,鼓勵理性發言。其次,營造良好的道德氛圍,通過群眾監督抵制庸俗話語。網絡流行語確實有炫富攀比、拜金主義、享樂主義等內容,CP粉(由“couple”引申而來)錯把明星當“情侶”,常在飯圈中制造流行語大戰。很多網絡流行語的失范并非是語言問題,而是語言背后的社會問題。道德可以規范語言行為,但解決不了社會問題。當社會問題化解了,道德的約束力自然會提升。最后,發揮司法的規范作用,清除越界的網絡流行語。少數網絡流行語背離了交往原則,越過了倫理和法律的邊界,成為一種具有煽動性的語言。有的流行語背后有資本和權力的推手,它們極容易帶偏青少年的價值觀。對觸及法律的網絡流行語,要嚴格依法進行規范,通過執法宣傳法理,切忌簡單棒喝、粗暴刪帖。

          網絡空間是青少年日常生活的數字空間,它是線上線下融合、傳統和現代調和的產物。青少年網絡流行語是當代社會情境的產物,是青少年數字生活和數字交往的客觀反映,也是青少年亞文化在網絡語言中的體現。網絡流行語背后潛藏的是一代人的社會心理和價值追求,他們打破舊規則、創造新秩序,為語言增添了趣味審美和批判精神。對于網絡流行語中的負面效應,社會應該客觀對待、理性引導,防止青少年逃避公共責任、進入飯圈世界。作為一種日常語言文化現象,網絡流行語自身會在社會交往中迭代,大多數流行語會脫落、轉世,少部分會進入主流文化的話語系統,成為人類生活交往的常用詞匯。

          (作者為南京師范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博導)

          【注: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標項目“我國青少年網絡輿情的大數據預警體系與引導機制研究”(項目編號:20&ZD012)的階段性成果】

          【參考文獻】

          ①[美]戴維·邁爾斯著、侯玉波等譯:《社會心理學(第8版)》,北京:人民郵電出版社,2006年。

          ②[法]亨利·列斐伏爾著,葉齊茂、倪曉輝譯:《日常生活批判》(第三卷),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8年。

          ③張守志:《網絡流行語書寫互動也要創造積極的社會價值》,《遼寧日報》,2021年7月22日。

          ④楊長征:《80年代前后的北京青少年流行語》,《青年研究》,1993年第1期。

          責編/銀冰瑤 美編/陳琳

          聲明:本文為人民論壇雜志社原創內容,任何單位或個人轉載請回復本微信號獲得授權,轉載時務必標明來源及作者,否則追究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谷漩]
          桃色国产精品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