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rrndb"><span id="rrndb"><th id="rrndb"></th></span></form>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首頁 > 讀書 > 正文

          尋跡天曉前 賡續百年夢

          尋跡天曉前

          1950年,新中國成立后的第一個初秋,上海市市長陳毅正帶著一群年輕的共產黨人重建這座東方之城。時任上海市軍管會文藝處干部的沈之瑜被賦予了一項重要政治使命,尋找中共一大的會址。為何要“尋”?一則是中共一大是在秘密狀態下召開的,由于當時國內外環境惡劣,我黨關于一大的材料保存下來寥寥,二則是當時的共產黨在大小林立的政治團體和黨派中實力弱小,成立初期僅有50多名黨員,理論尚不成熟。而到新中國成立時,參加一大的十三位代表中,有十一位或犧牲或脫黨或被開除,僅有毛澤東和董必武在黨,因而史料收集和考證上需更費一番功夫。自那時起,回溯建黨故事,“弄清我們從哪里來”的工作便展開了。

          efce385b70601e76df7f8645bba0bd5e

          《天曉——1921》 徐劍 萬卷出版社

          軍旅作家徐劍就是這樣一位黨史尋跡者,從韶山到北京,他一路探尋中共的建黨故事,探尋中共一大十三代表的生命痕跡,搜集各類口述與回憶,像偵探一樣分析著蛛絲馬跡,將當年的故事編織得越來越細,通過《天曉——1921》呈現出來,為讀者鋪開中共“一大”前后中國共產黨早期組織活動的立體畫卷。與其他黨史書目不同的是,徐劍并非把自己定位為講述者,而是尋跡者、仰望者,將自己的追尋過程和心情呈現出來,與讀者一同感受歷史的蒼風,穿越回在黑暗中等待天曉的1921年。他為那段歷史尋找到一位更合適的講述人,見證者——“一大”上海代表李達的夫人王會悟。透過她的回憶,“東方天幕上北斗星漸次清晰起來”。

          東方欲曉,莫道君行早

          1840年,第一次鴉片戰爭爆發,西方列強以堅船利炮擊穿中國國門,山河破碎,身世浮沉,中國陷入前所未有的至暗時刻。1919年,蘇聯十月革命爆發,當冬宮大門被俄國工人階級撞開的瞬間,讀著四書五經長大的知識分子們看到了社會主義的曙光,開始認真了解指導十月革命的馬克思主義。李大釗、陳獨秀是最早在中國傳播馬克思主義的代表人物,被尊稱為“南陳北李”,從創建《新青年》,組織翻譯出版《共產黨宣言》到成立馬克思主義研究會,建立早期黨組織,共產主義革命在各地如火如荼地開展起來。

          當時的上海,是中國近代工業的開端,工人運動的發展,無產階級力量的集聚,馬克思主義的傳播,上海成為孕育共產主義的搖籃。然而,無論是租界巡捕還是日本間諜都企圖將共產主義扼殺在襁褓之中,不間斷追蹤和破壞“赤色活動”。在這樣嚴酷的政治環境中,1921年4月,荷蘭人馬林經列寧推薦,代表共產國際被派往中國,為中國共產黨建立提供指導與幫助。這位資深革命家,有時候化裝成商人,有時候打扮成教授,與盯梢的巡捕周旋,與當時在上海的共產國際遠東局代表尼克爾斯基一起秘密會晤了上海共產主義小組領導人李達和李漢俊,經過幾次交談,他們都認為應該盡快召開全國代表大會,成立中國共產黨。就這樣,征詢陳獨秀、李大釗的意見并獲得同意后,李達、李漢俊分別寫信給各地黨組織,要求每個地區派出兩位代表到上海出席黨的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于是,湖南來了毛澤東、何叔衡,武漢來了董必武、陳潭秋,山東來了王盡美、鄧恩銘,北京來了張國燾、劉仁靜,加上上海的李達、李漢俊,廣州的陳公博,旅日代表周佛海,以及受陳獨秀派遣的包惠僧,十三位二十出頭的青年聚在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號時,天將欲曉。

          “李公館”到“南湖船”

          上海望志路106號(今興業路76號),如今的一大會址,當時人稱“李公館”,青磚黑瓦,門杠是米黃色的條石所鑲,黑漆雙扇門,兩個黃銅門環,門上方是一個拱形的外圓闕,里邊飾有磚花浮雕,這是上海石庫門居民的標配。租下這里的,是李漢俊的哥哥李書城。選擇“李公館”作為一大會址,一是當時李書城正不在滬,二是公館寬敞,周圍租戶并不顯眼,且地理位置適合疏散,正是召開秘密集會的優選場所。于是,1921年7月23日起,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這里如期開幕,代表們滔滔不絕探討國際形勢和建黨方案,李達妻子王會悟則輔助做著保障性工作。

          變化出現在1921年7月30日,代表們正暢談著,一位穿灰布長衫的中年男子突然闖入,稱要找“社聯的王主席”,看到屋內聚集的人后,趕緊說尋錯了,便匆匆離開。男子走后,富有斗爭經驗的馬林立刻判斷出陌生人的身份一定是密探,宣布緊急疏散。果然,十分鐘后,巡捕包圍了李公館并仔細搜尋,而那時,就在一個開著的抽屜里,放著代表們來不及收拾的中共組織大綱草案,如果被搜出,后果不堪設想。幸好巡捕并未注意,一無所獲只得悻悻而歸,中共一大被迫中斷,只能改換場所。會怎么繼續開?成了一項急需解決的問題。在上海是行不通了,討論中,王會悟向代表們提議,她的老家嘉興或許是個好去處。

          就這樣,代表們分頭前往嘉興,王會悟熟門熟路地租了一艘船,還額外準備了麻將牌。在這里,中共一大最后一次會議開始了。王會悟在船頭放哨,每當有船駛過,麻將聲便響起,船駛離后,會議繼續……就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中,誕生了中國共產黨第一個綱領。最后,全體代表在船艙中輕聲卻堅定地呼喊:“共產黨萬歲!”那時的他們并未料想,一條小船上誕生的共產黨,如今成為擁有9500多萬名黨員的世界最大政黨。

          千秋偉業志,百年正青春,從石庫門到天安門,從興業路到復興路,從小小紅船到巍巍巨輪,《天曉——1921》中一個個真的故事,真的人物,一份份真的感情,真的追尋,讓黨的生命在文學中再誕生一次。

          [責任編輯:王爽]
          桃色国产精品站